资讯详情
船长因新冠死亡,多个国家拒绝挂靠,该船无奈正从亚洲开往欧洲
2021-06-10 11:13:00
船舶意大利

这可能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为艰难的一次“落叶归根”,这件事非常的令人心寒。


近日,德国最大集装箱航运公司赫伯罗特发布了一份通函显示,与其同在一个联盟(THE ALLIANCE)的联盟合作伙伴长荣海运旗下经营的一艘名为 Ital Libera的集装箱船舶上的船长因为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由于遭遇亚洲多个国家港口拒绝挂靠,该轮不得不开始长距离返航返回欧洲,意大利。


船长因新冠死亡,多个国家拒绝挂靠,该船无奈正从亚洲开往欧洲


涉及的船舶名为 Ital Libera,根据船讯网提供的该轮的信息显示,这艘船舶悬挂意大利船旗,船东公司为希腊NIKI SHIPPING,船舶管理公司为意大利ITALIA MARITIME,船舶经营公司为我国台湾地区的长荣海运。


船长因新冠死亡,多个国家拒绝挂靠,该船无奈正从亚洲开往欧洲


根据赫伯罗特5月6日的发布的通告显示,该船在离开南非德班前往亚洲后发现船上有Covid-19病例,并在雅加达停泊进行了14天的隔离检疫。


随后赫伯罗特5月7日赫伯罗特更新的一份通告中介绍到,该轮船长因为感染了新冠病毒而去世,但在船长去世后,多个亚洲国家的港口都拒绝了接靠这艘船舶。


据进一步了解,这位不幸的船长名为Angelo Capurro,61岁,其在4月13日不幸去世。另外与这名船长同船的海员中也有多人感染新冠。意大利媒体 La Nazione就报道称,该轮的大副和二副均感染了新冠。


船长因新冠死亡,多个国家拒绝挂靠,该船无奈正从亚洲开往欧洲


同样根据船讯网提供的该轮的航次信息以及AIS轨迹信息显示, Ital Libera轮今年3月28日离开德班。随后曾经过马六甲海峡,最后绕道4月19日抵达雅加达,在经过长时间的隔离和等待后,该轮于5月27日晚,28日凌晨离开了雅加达直接开始了开往苏伊士运河的航行。


船长因新冠死亡,多个国家拒绝挂靠,该船无奈正从亚洲开往欧洲


船长因新冠死亡,多个国家拒绝挂靠,该船无奈正从亚洲开往欧洲


如图所示, Ital Libera在3月28日离港后截至目前就再也没有挂靠过任何港口,航行距离超过了1万海里


目前该轮已经航行至红海海域,即将抵达苏伊士运河。粗略计算,从雅加达到意大利的航程大约为6300海里,超过了11000公里,这可能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最长的最艰难的“落叶归根”案例被记入史册。


这名船长的女儿玛丽亚·埃莱奥诺拉(Maria Eleonora)上个月在接受意大利《共和国报》(La republicica)采访时表示:“我们将抗争,不能让这样的事情被尘封起来,最终被遗忘。”


赫伯罗特在公告中称,“由于没有亚洲的港口愿意接受这艘船舶,因此该轮不得不改变原有航行计划前往意大利以便于送这位船长回国,目前这艘船舶已经宣布“不可抗力”。”


因此该轮目前正航行在前往意大利的航线上。


在完成对这位不幸船长的遣返后,这艘5000TEU的集装箱船才能够重新返回在亚洲的航线。


因此,赫伯罗特在通函中对其客户表示,“感谢您的耐心等待,我们对您的货物延误深表遗憾,因为这种情况的确超出了船舶经营人的控制范围。”


全球第一大船舶管理公司V.Group高管Franck J. Kayser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一个为支持世界贸易而失去生命的海员的遗体不能被顺利的送到其家人那里,这是一个悲剧。更令人心碎的是,正是那些通过在海上运输上获得收入的国家,没有对确保全球经济的那些人(海员)表现出同情。


航运分析师Lars Jessen表示,“亚洲的每个国家都严重依赖航运业务,但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没有一个国家站出来提供帮助。”“数月来这艘船舶在多个亚洲港口被拒,从而使得船长的遗体不能被顺利运送回国。怎么可以用这种方式对待海员呢?怎么能以这种方式来对待其悲痛的家属呢?”


这是可耻的。可耻的。我对这些事情是如何发生的感到绝望,而且几乎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来解决它们。这不是我们应该建立的那种产业。我有一种强烈的个人信念,要在纠正这些行为方面发挥作用。不仅仅是美德信号,还有实际和切实的行动。


供应链技术、创新和安全公司Verifai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Jonathan Kempe表示,“这是可耻的。我对这些事情是如何发生的感到绝望,而且几乎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来解决它们。这不是我们应该建立的那种产业。我有一种强烈的个人信念,要在纠正这些行为方面发挥作用。不仅仅是美德方面的,还应该拿出实际和切实的行动。”

来自 信德海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