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船公司宣布新的停航,亚欧和跨太平洋地区掀起新一轮停航潮
2020-03-26 14:26:00
国际贸易国际海运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蔓延,近60个国家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为保证货运服务不中断,班轮公司纷纷开启远程“云办公”模式。

但由于全球市场充满不确定性,日前船公司宣布了新的停航,亚欧和跨太平洋地区将掀起新一轮停航潮,尤其是在亚欧和跨太平洋地区。

2M联盟的马士基和MSC昨天取消了原定于下周从中国起航的一条北欧航线和一条地中海航线,Ocean和THE联盟也正在考虑采取类似的减航措施。

船公司宣布新的停航,亚欧和跨太平洋地区掀起新一轮停航潮

MSC将在第14周内暂停一条从亚洲到北欧的Shogun服务,以及从亚洲到地中海的Dragon服务,MSC正在为货物安排替代航线。

停航的两个航线:

Shogun service:

013W航次,预计4月1日抵达宁波

往返:费利克斯托、鹿特丹和不来梅港;

宁波,上海,厦门,丹戎贝拉帕斯和科伦坡的所有货物将采用替代服务。

Dragon service:

MSC Alexandra轮,014W航次,预计3月30日抵达上海

往返:阿卜杜拉国王、苏伊士、贝鲁特、拉斯佩齐亚、热那亚、弗斯-苏尔马、巴伦西亚、巴塞罗那。

所有来自上海、宁波、厦门、盐田和新加坡的货物将采用替代服务。

根据SeaIntelligence Consulting的说法,2M在最后一刻撤回了北欧的AE1 / Shogun环线和地中海的AE20 / Dragon环线,将分别从相应航线上取消13%和22%的运力。

“尽管这明显给托运人带来了物流方面的挑战,但这表明,各航运公司打算继续采取在中国疫情爆发期间所看到的谨慎行为——迅速做出反应,以防止灾难性的运力过剩,避免运价暴跌。”

MSC表示其它班轮服务仍在继续。然而,马士基表示,已经看到“需求进一步减少”,这表明这条路线上可能会有更多的停航。

赫伯罗特将对EC3环线进行停航:

船公司宣布新的停航,亚欧和跨太平洋地区掀起新一轮停航潮

以下服务选项可作为亚洲以外的出口替代方案:

从宁波/上海/釜山到卡塔赫纳/萨凡纳/查尔斯顿的货物,可以采用“TBN”轮(EC2航线14航次),4月4日在青岛开始航行。

从釜山到诺福克的货物,可以采用“ HANOI BRIDGE”轮(EC1航线035E航次),3月30日在高雄开始航行。

从上海/宁波到诺福克的货物需要转入下一艘“ TBN”轮(EC3航线15航次),4月10日在宁波开始航行。

赫伯罗特将在其中国到澳大利亚和台湾的服务(CAT)中实施以下停航:

MV “YM Enhancer” Voyage 118S/N

  • ETA Shekou, China on 2 April, 2020

  • ETA Sydney, Australia on 16 April, 2020

MV “Harrier Hunter” Voyage 2002S/N

  • ETA Shekou, China on 26 March, 2020

  • ETA Sydney, Australia on 9 April, 2020

MV “YM Vancouver” Voyage 131S/N

  • ETA Shekou, China on 9 April, 2020

  • ETA Sydney, Australia on 23 April, 2020

预计未来几周市场需求低,东方海外也宣布了几项跨太平洋服务停航计划:

  • Pacific China Central 1 (PCC1)
    Port rotation: Ningbo > Shanghai > Long Beach > Pusan > Ningbo
    Void sailing from Ningbo on 28 March

  • Gulf Coast China 2 (GCC2)
    Port rotation: Shanghai > Ningbo > Xiamen > Yantian > Houston > Mobile > Tampa > Shanghai
    Void sailing from Shanghai on 23 March

  • Gulf Coast China 1 (GCC1)
    Port rotation: Hong Kong > Shekou > Ningbo > Shanghai > Pusan > Houston > Mobile > New Orleans > Tampa > Miami > Singapore > Hong Kong
    Void sailing from Hong Kong on 14 March

赫伯罗特的首席执行官Rolf Habben Jansen警告说可能会进行网络调整,进而可能会影响准班率。

他说:“我们希望您能理解并接受,我们正在尽最大努力满足您的需求,但有时我们还是无法以正常速度提供服务,并且可能会遇到延误。”

但Habben Jansen表示,他预计由于新的制造业订单被暂停,欧洲和美国消费者停工的影响,将从5月开始影响舱位订单。此外停航节省下来的费用约为该船运营成本的60%,联盟成员宣布的每一次停航仍使承运人付出约40%的费用。

由于积压的订单仍在整个集装箱供应链中运作,零售商正在取消所有可能的订单,包括在合同中援引不可抗条款,以避免集装箱被留在港口,货物不再被已经关门的商店所需要。

一位承运人表示,他对取消预订的速度感到“非常惊讶”。

他说:“零售商已经从库存不足变成了几乎没有需求,因为商店关门了,消费者被告知要呆在家里。他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取消所有可能的订单,这几乎对预订产生了直接影响。”

对于指望第二季度出现V型复苏的远洋运输公司来说,这是进一步的坏消息,它们现在必须管理好自己的运力,以应对至少未来几个月的市场疲软。

来自 搜航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