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专访ONE中国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目标就是赚钱!
2019-10-21 18:21:00
船公司ONE

ONE已度过整合初期的过渡阶段,向更远大的目标迈进。


2019年度劳氏亚太大奖(Lloyd’s List Asia Pacific Awards 2019)于10月17日在新加坡揭晓,海洋网联船务(ONE)获最佳班轮公司奖。


劳氏日报评价称,ONE经历了前期艰难的过渡期,目前业务稳定,并持续创新,运营高效,令人印象深刻。


在2019财年第一季度(2019年4月1日-6月30日),ONE实现营业收入28.75亿美元,净利润500万美元,是ONE自2018年4月1日正式运营以来,首次实现季度盈利。


日前,ONE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上野友督(Yusuke Ueno)接受了《中国航务周刊》记者专访,分享他眼中的ONE。


专访ONE中国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目标就是赚钱!

ONE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上野友督

首年:实现平稳过渡


《中国航务周刊》:我们了解到,ONE在运营初期,曾经遇到过包括人员短缺在内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是否得到了解决?现状如何?


上野友督:“在运营初期出现了磨合问题,使得部分货物交付延迟,我们知道当时有些客户对ONE是不满意的。随着磨合问题的解决,ONE已处于平稳运营之中,并且得到了客户的信任。那些曾经离开的客户,也重新与ONE建立起合作。”


根据ONE的发展目标,成立第一年的首要任务是平稳过渡。目前来看,ONE已达到了目标,处于平稳运营之中,并且得到了客户的信任。


在运营之初,这家由三间公司整合集运业务而成的全新公司,也曾遇到磨合问题。


据了解,ONE的筹备工作于2017年12月展开。来自川崎汽船、商船三井和日本邮船的部分员工加入ONE,参与业务流程标准化制定等方面的工作。同时,设立全球总部和区域总部以及各地办事处,包括在中国设立办公区,开展相关工作。


2018年4月1日,ONE正式运营。挑战也随之而来。上野友督直言:“在运营初期出现了磨合问题,使得部分货物交付延迟,我们知道当时有些客户对ONE是不满意的。”


由于运营初期的种种问题,2018财年(2018年4月1日-2019年3月31日),ONE总亏损5.86亿美元,主要原因是过渡期出现的各类问题,导致一次性成本过高。


ONE做了检讨以及改善,包括为员工提供培训,加强各部门之间的沟通,协调内部流程,使运送安排更为便捷等。同时,三家原公司的客户以及ONE的供应商给予理解和支持,并积极参与某些相关系统的衔接工作,对ONE解决运营初期遇到的问题,也起到了帮助作用。


而对于ONE的发展现状,上野友督明确表示:“随着磨合问题的解决,ONE已处于平稳运营之中,并且得到了客户的信任。那些曾经离开的客户,也重新与ONE建立起合作。”


ONE也借此实现了首个季度盈利。

未来:优化成本与服务


《中国航务周刊》:ONE的首个财年的目标是实现平稳过渡,接下来的短期目标是什么?


上野友督:“第一财年我们经历了严重亏损,接下来的短期目标,就是要赚钱。并持续专注于客户需求,为客户提供超出预期的服务,吸引更多的客户,提升客户的信任感。”


专访ONE中国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目标就是赚钱!


在度过过渡期后,优化成本与服务,成为ONE第二阶段的运营重点。


据了解,ONE从2019财年(2019年4月1日-2020年3月31日)开始,启动结构性改革。具体举措包括:通过优化货物运输,提高利润;进一步提高整体网络服务的覆盖面和单位成本竞争力;解决外包成本和一般行政管理成本过高的问题,优化组织和系统结构,提高效率等。


对此,上野友督解释称,此次进行的优化主要涉及航线方面的调整,通过调整港口挂靠,提高运输效率。目前ONE在成本优化方面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通过提高装载率,合理规划、调配集装箱,实现高效运输,可以节省大量成本。


数据显示,2019年4月1日-6月30日,ONE在亚洲至北美航线和亚洲至欧洲航线的货量,分别增长了26.2%和47.4%,达到66.9万TEU和46万TEU。船舶装载率从73%,分别提高至86%和87%。


这或许可以说明,ONE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已经取得了成效。鉴于该季度良好的业绩表现,ONE还将2019财年的利润预期,从8500万美元上调至9000万美元。


与此同时,ONE也不断在数字化领域发力,以提升服务水平。


在数字化方面,上野友督着重谈到了行业标准化的重要性。他认为,行业标准不同,对客户来说并非好的体验。因此,ONE在推进行业标准化方面进行尝试,促进信息共享,提高运输效率。


具体来说,今年4月,ONE与马士基、地中海航运、赫伯罗特共同发起了致力于推进行业标准的数字化集装箱航运联盟Digital Container Shipping Association(DCSA)。DCSA目前已吸引了多家班轮公司加入,并于8月发表了首个行业蓝图。


此外,今年7月,ONE还加入了马士基与IBM合作开发的航运业区块链平台TradeLens。ONE将运行一个区块链节点,参与区块链共识机制,以验证交易、托管数据,并承担区块链网络中信任锚或验证人的关键角色。


谈及ONE接下来的目标,上野友督表示:“第一财年我们经历了严重亏损,接下来的短期目标,就是要赚钱。”他进一步解释说,专注于客户需求,为客户提供超出预期的服务,是ONE的核心价值观之一。“ONE会继续优化服务,吸引更多的客户,提升客户的信任感。”

市场:挑战仍在


《中国航务周刊》:明年,THE联盟将迎来新成员现代商船,这将会产生哪些变化?


上野友督:“现代商船的加入,可以使联盟成员间发挥出更大的协同效应,成员实力也得以增强。届时,我们将改变现有的航线产品,做出新的运力部署。”


对于任何一家企业而言,自身运营只是一方面,更需时刻关注市场环境的变化。显然,当前航运业整体并不乐观,这也是ONE面临的一大挑战。


对于东西干线市场的现状,上野友督认为,今年的旺季同往年相比不够强劲。他说,中国市场是ONE最为重要的市场之一,受中美贸易战影响,中国部分生产线转移,也有美国买家将采购源从中国转移到了亚洲其他国家,中美贸易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影响。在供过于求的市场状况下,ONE通过停航等措施,灵活应对,以避免空舱带来的损失。


上野友督透露,ONE作为全球承运人,服务网络遍布全球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若中国出口受到影响,亦可以从其他市场弥补损失。“短期内,我们并没有针对中美贸易形势去调整航线挂靠的计划。长期看来,若真的出现了货流变化,也会考虑调整航线。


相比之下,亚欧市场的表现要好于跨太平洋市场。在上野友督看来,中美关系紧张,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亚欧市场货量增长,因为部分中国出口商已着重开拓欧洲市场。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重要变化,那就是ONE所在的THE Alliance航运联盟,将在2020年4月正式迎来新成员——现代商船。


上野友督预计,现代商船的加入,可以使联盟成员间发挥出更大的协同效应,成员实力也得以增强。“届时,我们将改变现有的航线产品,做出新的运力部署。”对于ONE来说,船舶数量增加,运力充足,也就有了更大的弹性,可以覆盖更广泛的市场,这是规模带来的优势。

上野友督也强调,基于三家日本公司的积累,ONE拥有强大的客户基础。通过吸纳三家日本公司的优秀人才,ONE有能力充分满足客户需求。


近两年,现代商船以订造大船而备受瞩目,上野友督坦言,ONE在短期内尚无大幅提升运力的计划,未来或许会做出相应考虑,这将视市场情况和公司盈利状况而定。


此外,摆在包括ONE在内的各家航运企业面前的,还有环保问题。2020年限硫令即将生效,ONE采取比较开放的态度。上野友督介绍说,ONE没有选择单一的应对方案,预计会通过使用低硫油和安装脱硫塔两种方式,满足新规要求。


此前有机构预计,限硫令将使全球集运业增加150亿美元的成本。其中,船公司会承担一部分,其余则通过征收新的燃油附加费,传递给供应链上下游。上野友督解释称:“这是一笔很大的成本,船公司自身无力全部承担。环保问题是社会问题,每个人都有责任承担。

ONE取得首次季度盈利,并已度过过渡期,但可以预计,接下来仍将面对市场变化与自身发展的双重考验,这家集运业新兵的征程,刚刚开始。

来自 中国航务周刊
相关推荐